协同办公

企业文化

CULTURE

社会责任首页 > 企业文化 > 社会责任 >

我的扶贫故事|驻村扶贫这两年——记卫城镇公告村第一书记刘旭东(连载)

2020-11-20 10:30:53     /    来源:贵阳市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    浏览:

因为一个心愿,“四十不惑①”的考验一次次地接踵而来,这让刘旭东有些措手不及。这可不是在原单位工作,安部就班,一切按照程序,有章可循。突然的驻村扶贫攻坚,他虽早有思想准备,但临近“战场”,环境变了,工作对象变了、各种条件也变了,一切都不是原来想象的那样,要做的事情像海潮般地涌来,一下子摆在面前一大堆,似乱麻、像丝窝。真像苗族大妈织锦,心得平和,但又不能不只争翰夕。要织好一块锦、种麻、收麻不说、搓线捻团,排经织纬错不得一个线头。驻村扶贫工作可比织锦更难!首先是人,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八百四十一个呀,你得从他们的文化素养、生活习惯以及对扶贫工作的认识入手,排好八百四十一根经线,才能接线织梭。而且对接要准,用力得匀,力重了纱线拉细,锦质下降,力轻了要起疙瘩,锦面粗糙。无论经纬断线都得细心地接上。稍有大意,出了问题,就得重头做起,如履薄冰。

刘旭东从入村到现在,已坐在公告村这台织锦机上两年多了。两周年,地球旋转七百二十多次,运行一万七千二百八十多个小时,回忆起这段时间,许多按奈不住的感受和体验纷至踏来,有激情、有考验,也有情意绵绵。

让他持续发力始终保持坚韧不拔的青春活力,是老乡们那一张张变化着的脸,那表情:有灰涩、有痛苦、有悲悯、有怜惜、有矜持也有爱怜。看脸知心,要让这些脸都带上欢悦的笑容并持续下去,可比爬喜马拉雅山还要难,他得一个个地爬,一座一座地翻,且心要炽热,奋力猛攀,不惜一切地奉献、奉献、奉献。自己的奉献、亲人的奉献、单位的奉献,只为乡亲们那高高的额头上产生几丝含笑的纹。在他心里,那就是种特异的风景,无论考验多么严峻,都得一往无前,顺畅时速度加快,尖锐时避其锋芒,激烈时赴汤蹈火,凝滞时久久围攻,围截时绕它一百圈也要拿下“山头”,即便是原地踏步,也得让人听见锵镪有力的脚步声,不失威严!

这一切,都是从那感恩的心愿而来,为那五彩缤纷的梦及那人生价值的实现。

(一)

2018年4月2日,贵阳市投资控股集团按照贵阳市委的安排派出一位副经理,纪检委员、工会主席刘旭东到清镇市卫城镇挂职党委副书记并到公告村开展同步小康驻村工作,任第一书记。他在和卫城镇党委书记、镇长、组织委员简短会面后,就驱车去了17公里外的公告村。出北门沿着通往六级电站的道路,行至三岔田眼前的三岔路口让他停车问路,老乡让他从左边的一条土路过去,进入了遮天蔽日的杉树密林。一棵棵杉树挺拔笔直,透过缝隙才能窥见远处的天,荫深的树丛让人毛骨悚然。车辆在林荫里行驶半天,弯去拐来地到了一个鹰嘴般的山口,路突然一个跟斗扎下山!刘旭东惊了一身冷汗,心悬掉掉地提了起来——天哪!后轮似乎吊了起来,随着急遽的弯道,让他把握方向盘的手旋来旋去,要不是他那娴熟的驾驶技术,恐怕……

为了缓和一下紧张的神情,他选地刹车,下车后拉起衣襟搧了两下,前面不但是砂石路面还弯急路窄,有人为了防止搓砂打滑酿出事故,打了几十米的水泥,表面做了上百道楞凹,真够险的!看了一阵,抖抖颤颤地坐进驾驶室轻烘油门,再次启动,汽车像只黑壳虫,慢慢地开进了村委会驻地——下公告。

从车里提出背包,刚要爬阶梯,却看见几个娃崽在村委会门前玩耍,孩子们一个个睁大眼睛看着他,小脸蛋真可爱,花得像布满了云朵。刘旭东心里悸动了一下,这些孩子怎么还像20年前,不上幼儿园,不进学前班?

这时,村上的黄支书、罗主任迎了过来,帮他提行李,走进村委会。他看了看室内,感觉有些不自在,便提议到外面走一走。站在北面的高山顶上举目望云,漫山遍野的白花郎草,荆棘刺笼,矮树灌丛,原种庄稼的梯形地块,被野生植被覆盖着,高高的山坡,深深的沟壑,几片居民区像烧饼一样贴在半山,谷底和沟弯里。方圆好几个平方公里,唯独大红岩寨子大一些,但也被深涧小溪一割两半。散养的牛儿“哞哞”两声应山应水,显得苍凉。时置傍晚,河雾漫至半山,村寨、山沟被笼罩。第一书记的心凉了半截,他摇着脑袋心里滴咕:“真是国家级贫困村呀!”

罗主任盛情邀他晚上到家中进餐,边吃边聊中得知这个村因边远,山大沟深,青壮年外出打工,剩下的人不到一半,且是些老、弱、病、残、留守儿童,少数民族占一半。仍延续几千年的农业经济,收入可怜。刘旭东连吸两口凉气,深感忧虑——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有一点变化呢!

饭吃到一半,几声炸雷撕裂耳膜,几道闪电把黝黑的天幕扯住几块,暴风雨肆虐而来,场坝外的哪几棵标直的树木、呼哧、呼哧地被吹弯了腰,伏下又起,起了又伏,风越来越急,雨越下越大“咔嚓”一声,中间的哪棵被折断了,冰雹砸在地上,白花花的大似牛眼,小像玉米——刘旭东折腰捂肚心里喊:“老天爷,你还叫人活不?”。

雨小了些,刘旭东打开车门坐进去,小车哼哼着上了路,透过车窗他看到山坡上的水哗哗流下,走着、走着,突然前面的山上泥裹水,水裹泥地塌了一堆,他急忙左扭方向停了下来,路早已不能通过,泥浆埋住了左边两轮,他无奈地摇头下车步行。

刘旭东心中隐隐作痛,本来极度贫困的公告村,明天又会是个什么样子?他翻来复云地睡不着——他似乎看到了地里的包谷被冰雹、大风蹂躏得丝丝缕缕,焉头搭脑地低下了头,秧苗、蔬菜就连山上的野草树木也残败地瘫在那里,没能逃脱悲惨的衰运——我咋运气这么差呢?老天爷都不让我占点便宜,一切得从头开始,命苦呀!

在床上翻去复来的睡不着刚闭上眼睛,玻璃窗便透进了光亮,他翻身爬起——自己的车不知被泥石流推下山去没有?他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转弯处,忽听前面有人说话,过去一看罗主任和四、五个中年人早已把车轮周围的泥巴铲开。罗主任说:“好险哪,要是再垮一点泥土,车就会被挤侧翻,左前轮悬掉掉的!”。

刘旭东上前一看,天哪,可不是吗!多好的乡亲们呀,他们把周围处理干净,让他坐进驾驶室,在大伙的助推下,几声轰鸣,车辆侥幸地退出了危险地带。

回到村委会,罗主任召集的村、支两委人员已到齐,在刘旭东的提议下,大家挽起裤脚踏着泥泞查看了各村民组。受灾严重的养殖户罗富权,石棉瓦全部打坏,塑料大棚洞洞眼眼,他们一边安抚群众一边将灾情向上级报告。并趁机访贫问苦,用三天时间, 掌握第一手资料,在7.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模清了村寨、山岔,沟渠,泉眼,人户以及农作物的受灾程度,他都一一详细地记录在自己的日记本上。

听说又来了位第一书记,而且马不停蹄地就下组调查,人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都在议论,特别是老党员陈德荣家,一会就聚集了十来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开了。

“陈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第一书记都来了三位了吧。咱们这里还不是和原来一样?”。

“你呀,人心不足蛇吞象,人家来扶贫两年给你弄几包化肥,做两个水窖也就够了,你要人家改天换地,他有那个本事吗?”陈伯解释说。

“我看也是个毬胎胎②,也不要对他寄多大希望。咱们呀,打铁还要本身硬,反正讨来的饭食吃不饱。”李定华说着起身要走。

站在门外的老太婆轻声嘟囔:“他们来了。”

“来了,就来了,我说他们毬胎胎,就是毬胎胎!”说完这句话的李定华,对走过来的刘旭东和村、支两委干部斜看一眼走了。气呼呼地像头老犍牛。

门口的老太婆指指李定华的脊背说:“就是个日牯牯③,不就是找到株兰花吗?”摇头扭膀子的象坐上了龙庭。

“走一步看一步吧。”陈德荣一边说一边跨出了门槛。

刘旭东听到老人这不紧不慢,不疼不痒的走一步看一步的话语,像针扎一样,一下子将手捏成拳头——心里也冒出一句话:“不越过这座‘火焰山’,我咋见江东父老”!

像谁安排好的一样,这边的话音刚落,迎面又走来了几位老人。前边的那位走上前来,拉拉刘旭东的手说:“你就是刚来的第一书记吧,辛苦你啦。”

后面的那位发言了:“我说第一书记,你要是觉得太苦太累,你就给我们几个贫困户,每家发500元线,我们就动员大家给你签字,让你回原单位,这荒山野箐的,你受不了这些苦。”

又一位接着说:“是呀,咱这公告村偏远、贫困,来了两位第一书记都没多大改变,你——?”这位老人语句拖踏慢条斯理,还带疑惑口吻,且只说了半截。

刘旭东想继续听下去,老人却嘎然而止,这让他像吞下了苍蝇,喉咙干哕好几次,脸憋得刹白,好半天才缓过气来说:“老人、谢谢你们了,谢谢。”

突然,后面的那位,嘟噜一下坐在了路中间的水凼中。刘旭东急忙弯腰伸手去拉,对方却打了个干哕,喷出馊酸的酒味,显然这位老人喝了不少酒,他蹲下来将其背上,在黄支书的指引下送回家去。

未完待续......

作者:程家强

版权所有:贵阳市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www.gytzkg.com
地址:贵阳市观山湖区北京西路38号世纪金源购物中心金阳建设大厦22-28层 电话:0851-87980180
关注贵阳市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